网站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方式
网站首页 六盘行情 新闻动态 市场分析 资质荣誉 餐饮设备 联系方式
当前位置: 主页 > 六盘行情 >

雅丽也非常懊悔自己不该如此折磨男朋友

发布时间:2017-09-21 13:54 来源:未知s 作者:admin 点击:次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求才两手端着两只装满热茶的水杯进了雅丽的房间,看见雅丽面向窗口张望,仿佛一心一意在欣赏窗外风景,根本感觉不到求才进来似的。
  雅丽也非常懊悔自己不该如此折磨男朋友
  “丽丽,快来帮忙端端热水,烫,哎呦,还真烫。”他一边朝雅丽旁边的桌子走去,一边煞有介事的说,想引起雅丽的注意。可是雅丽不想回头看看求才,也没回答,只是很专注似的眺望窗外。求才只得把两只茶杯放在桌子上,然后双手端起一只水杯送到雅丽胸前,斜眼看着木然的雅丽,笑着说:“丽丽,来,喝口热茶。”
  
  雅丽稍稍转过身,斜眼看了看冒着热气的茶杯,然后扭身转向另一边,很快的跨出脚步,朝门口走去。求才怔了怔,眼巴巴的看着冷若冰霜的雅丽走出了房间门,等他回过神来,只听见雅丽和她父母打招呼说:“爸,妈,我上班去了。”
  
  接着听见准岳父岳母几乎同时说话的声音:“丽呀,这么早上班去呀?路上不急啊。”
  
  等求才放下手中的水杯来到客厅的时候,雅丽已经换鞋开门正要出去了。他看看雅丽的家人,他们也都看着他的反应,他只好无奈的笑了笑,好像掩饰自己被雅丽冷落的尴尬,大家也都心知肚明他的“遭遇”。只是不会明说,反而表现出理解和鼓励的神态。
  
  雅丽很快出了门,同时随手把门关了。求才看看空荡的门口又看看雅丽的家人,他正在想到底是和雅丽家人坐坐还是紧跟着雅丽出去的时候,岳母仿佛看透了他此时的心事,笑着说:“求才也该上班去吧?”
  
  求才心想岳母大人咋就那么理解自己的心事呢,他马上回答说:“哦,是,我该上班去了,那,爸妈,大哥嫂子,我先走了哈。”岳母和嫂子都回答说:“慢走,慢走啊,有空来家里。”
  
  求才一边回应“哎,哎。”一边径直走向门口,换鞋开门,也顺手关了门,一米七八的后生下楼咚咚,咚咚的声音,屋里的人都听得见。他很快走到楼下的巷道,望了望巷道,心想:“奇怪,雅丽咋就走得这么快呢?”
  
  他怎么也没想到,雅丽走出家里的客厅门根本没下楼,而是往顶楼走去,走上顶楼的阳台处站在那里张望她上下班经过的巷道。
  
  当她看见求才急匆匆的身影,心里的埋怨,爱怜,冷淡,激动等等矛盾心情一起涌上心头。她一直埋怨求才为了装修新房,很长时间都不来看她,也没来接送她上下班,更没有抽出时间来好好陪陪她。她看见同事玲子的男朋友天天来接送玲子上下班,觉得自己很没面子。每当看见别的情侣两两一对相伴相依散步在街道灯光印着斑斓影像的树荫下,觉得自己没有半点恋爱的感觉。当她来到井冈山公园,想起她和求才手挽着手雨中漫步的情景,心里甚至感觉一阵阵凄凉和孤独。
  
  当这种若即若离的关系维持几个月后,求才拿着房产证来她家时,特别是带王福来唐突提婚时,她那颗渐渐受伤的内心已经凉透了,她希望求才马上用热烈的爱恋行动来激发她那颗少女意乱情淡的恋爱之心。可谁料自从自己给求才甩脸子之后,求才居然一个多星期没理她,也没打个电话来安慰她或者说道个歉,哄哄她,反而更加冷落她。这一个多星期以来,她心里其实有些慌乱,心想求才是不是不像以前那样热恋着她?甚至怕他有可能移情别恋,这个不合情不合理的念头一出,她自己又很快否认了。她在盼望着求才早一天主动来接她上下班,或者来家里坐坐也好,一个星期见不着他,心里还真空落落的。
  
  当她看见求才突然出现在她眼前时,心里很快涌出又爱又恨的复杂情绪,既高兴又埋怨的心情立即涌上她脆落的心头。见着他时,埋怨的心情比没见到他的时候少多了,但她极力抑制自己高兴的情绪,而且特意掉脸子给他看。接着,她又由高兴变为埋怨矫情起来,父母兄嫂都看得出,她在矫情的赌气。
  
  家里人都清楚雅丽是家里的娇娇女,从小矫情惯了,所以他们都示意求才赶紧去追上雅丽。
  
  求才大跨步走出大概一千米的巷道,还是没看见雅丽的身影。他看看路旁自己的摩托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他居然忘记取下摩托的钥匙,心里暗暗庆幸:“还好,小偷没发现,不会是情场失意,钱场得意吧?呵呵......”
  
  肖求才就是这样一个人,善于自我安慰,也会很快走出不高兴的情绪。他很快走向摩托又很快锁了摩托,然后拿着钥匙在眼前摆了摆手,仿佛在感受失而复得的感觉,他咧嘴笑了笑,摇了摇头。他没忘记追上雅丽这事,坐上摩托发起了呆,想想:“这雅丽怎么就走得这么快呢?难道有人接她走了。”
  
  他想都不敢想下去了,接着他开了摩托钥匙,启动了油门开着摩托突突,突的走了。
  
  雅丽看求才的身影消失在弯弯的小巷道尽头,脸上泛起了一丝笑意,她也不清楚自己是笑他追自己未遂的可笑呢,还是感觉求才待她一片真情未改的幸福而笑,总之她开心的独自笑了。她听见哥哥嫂子一起出门的动静之后,悄悄的下了楼,骑上自行车朝自己的单位慢慢走去。
  
  一路上,她觉得自己不该这样对待求才,想想求才也是为了新房装修忙着不是,此时的她又有些后悔,她怕求才一生气又一个星期不理她怎么办?想想自己只是赌气而已,又不是真正的生气,只是要故意冷冷他。
  
  求才骑着摩托去了雅丽的单位门口,还是未见雅丽的身影,他停下车,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调转头走了。这个下午,雅丽的脑子里总是出现求才的音容笑貌,希望他打来电话。她等了很久也没见求才给她来电话,她想自己主动给他电话是办不到的,弄得整个下午的跳舞训练都没心思,年轻的男舞伴小陈都在笑她是不是想男朋友了?一听这话,还真有些不好意思了。
  
  到了下午下班的时候,雅丽故意慢慢腾腾的走出文工团练舞大厅,等同事们都走光了,她才慢慢腾腾取出自行车,走出院子大门。她站在院子门口四处张望,没有看见求才的身影,心里顿时非常的失落和慌乱。她跨上自行车准备踏车的时候,感觉自行车像掉链子似的骑不动了,她有些踩不稳似的慢慢倾斜身子时,突然感觉自己整个身子倒在一个人温暖的怀抱里,不用说,她感觉到求才的温度,这次,她乖乖的放下自行车,站在原地没有走。求才跨上上自行车向院子的车棚走去,把车停在车棚里锁好。接着他大跨步走到门口雅丽的身边来,雅丽正用委屈又温顺的神态看着他,他走到她身边,微微一笑,顺手似的牵起雅丽的手走了出去。走到自己的摩托旁很快上了摩托后,转身示意雅丽上车,雅丽似乎很乖的上了摩托。
  
  求才一踩油门开动了车,朝着市区南城方向驶去。求才在前面默默的开着摩托,雅丽忍不住装着冷冷的态度,问了一句:“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
  
  “还能去哪儿?先带你去看看我们的家呀。”求才回答说。求才看雅丽不作声,他又说:“丽丽,风大,把头贴着我后背挡挡风。”
  
  雅丽果真乖乖的把头贴着他的后背,一股暖流顿时暖了雅丽的那颗凉凉的心,这股电流同时传到了求才的身体里,这时,他们俩也许都在想:“这感觉久违了.......”
  
  突然,求才的一只手反过来摸索雅丽的手,摸到了之后赶紧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腰间,然后又准备反过另一只手来做同样的动作,雅丽感觉到了,马上自己乖乖的双手环抱求才的腰间。这时的求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深深的舒了一口气,仿佛多日以来的闷气一下子消失了一样。同样,雅丽的那口赌气也渐渐消失,她侧着脑袋把半个脸妥帖的贴在求才宽宽的背上。不知不觉的,她的眼泪悄悄的流了下来,此时的雅丽心里的滋味正是:“酸酸的郁闷,甜甜的开怀,久违的甜蜜,淡淡的幸福还有一丝埋怨。”也算得上五味俱全。
  
  一路上,他们俩没有说一句话。十分钟不到,求才的摩托拐个弯溜进泸水河边那个花园式的小区:”水安雅居”。到了他们新房子楼下,求才说了一声:“丽丽,到了。”然后慢慢停下了车,他等雅丽下了车再下车,停好锁好车之后,他发现雅丽低着头背向她,他赶紧走向雅丽的面前,他发现雅丽在默默无声的流泪,心里一紧,不知如何是好,一只手去抚摸她的头发,一只手去搬转她的肩膀。
  
  这时,雅丽反而轻声抽泣起来,求才轻轻在她耳边说:“丫头,别哭,小心人家看见不好,来,咱们上楼去说话。”
  
  求才的话非常见效,雅丽被求才牵着乖乖的上楼来,到了五楼二室,求才开了门。这时,天色渐渐暗淡下来,求才一开门便拉亮了客厅那盏漂亮的花样大灯,灯光有些红色,显得非常柔和。雅丽走进客厅,惊喜般的环顾着四周,求才轻轻地问她:“丽丽,喜欢吗?”
  
  丽丽也不管他问的喜欢什么,只是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求才领着雅丽走向各个房间以及厨房,洗手间,房间里显得有些空荡荡的,因为只有床,壁柜,其他家具都还没有。最后回到宽敞的客厅,求才对雅丽说:“看见吧,这些地面砖,所有石灰水泥,还有家具木头,都是我,你大哥,还有小枫,我们三人前前后后,利用每个星期天,花了三四个月,抬呀挑呀,弄上来的,不简单吧?”
  
  雅丽抬着头面对面的对视着他,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求才接着说:“丽丽,我知道我忙起来忘记了陪你,这都是我的错,不过,我也是为了我们有个舒服的窝呀,是吧?”
  
  说这话,求才感觉自己有点酸酸的委屈。
  
  雅丽正要说什么,求才领会到了雅丽已经原谅了他,他又说:“丽丽,我们下楼去小区排挡吃饭去,吃完饭陪你在小区走走,熟悉一下环境,好吗?”
  
  此时的雅丽已经感动的说不出话来了,她把头轻轻靠上求才的肩部,全身软绵绵似的靠向求才的胸前,眼泪像珍珠似的流了下来,求才一手抱着她的腰间,一手拍拍雅丽的肩膀,笑着说:“傻丫头,又哭啥呀,谁委屈了我家丫头,谁别想好日子过,是吧?”
  
  这一句玩笑话使得雅丽哭笑不得,破涕为笑。她抬起头来,面对求才,带着哭腔,埋怨说:“你以为人家日子好过呀。”
  
  “我知道,我知道,都是我不好,惹得我家丫头日子也不好过,该打,该打。”说着他拿起雅丽的手就要朝他脸上轻轻打去,雅丽赶紧把手缩回来,故意转移话题说:“好了,好了,咱们下楼吃饭去吧。”
  
  “嗯,这还差不多,我们家丫头这才叫懂事嘛。”求才又拍了拍雅丽的肩膀,接着面对面问:“丫头,你答应嫁给你哥哥我不?不答应我不下去。”
  
  “我不嫁给你嫁给谁嘛?谁叫你很长时间不管我?”雅丽撒娇说。
  
  “就这点事呀,我还以为你有新欢呢,都吓死我了,下次可不能再吓人了哈,嫁给我的话,不就一天到晚陪你吗?傻丫头。”求才半真半假的说。
  
  “你到底下楼还是不下楼?饿不饿呀?”
  
  “饿,饿,怎么不饿?很长时间都没吃饱饭了,还真是饿晕了,今晚你请客,我出钱,陪我好好吃一顿,怎么样?”
  
  “那走吧。”他们俩关了灯,关了门,下楼来,双双来到泸水河边新开的夜宵店。他们选了一个二楼餐厅的一个靠窗的位置,哗哗响流水的泸水河就在窗口外流淌着。
  
  求才最偏爱泸水河,因为这泸水河的源头就是来自于求才的老家安福县洋溪乡的山崖上,河水清澈见底,波光粼粼,弯弯的河床简直就是一条长长的白银带镶嵌在井冈山脚下,它的流向最后到了赣江。泸水河的两岸除了有一些居民楼和水泥地的公路,大多数地段都长满了芦花草,一到秋天,风一吹,那像高粱似的芦花草一片一片的此起彼伏,连绵不断的倒向一边,那小朵小朵的白花很迷人,让人感叹自然生态之美。求才只要看见这条泸水河,那心情也就好像回到老家一样,选定泸水河岸边的房子,他感觉非常合意。
  
  当晚,求才和雅丽高高兴兴用着晚餐,不是呢夹菜给我,就是我夹菜给你,就差没相互喂着吃,用过晚餐,求才建议去河边走走,雅丽顺从,爽快的答应了。他们手挽着手漫步在灯光斑斓的河道上,走上流水潺潺的小桥之上,聆听着河水哗啦啦的响声,他们又回到热恋的感觉之中。
  
  求才揽着雅丽的腰部,慢慢行走,一秒钟也没有松手,今晚的感觉简直就是失而复得,倍加珍惜。雅丽和求才的感觉一模一样,甚至觉得自己和求才感情更深,情意更甜。走到一颗灯光照不到的大树下,求才突然很快停住脚步并很快面对雅丽拥抱过来,不等雅丽反应过来,求才已经将她幸福,甜蜜,热烈的“强吻”了。
  
  他没想到雅丽这么快就原谅了自己,这么快与自己重归于好,此时的他闭着眼睛,紧紧的拥抱着雅丽,久久没有放松,沉浸在一种宝贝失而复得的幸福甜蜜之中,只觉得自己该倍加珍惜,生怕雅丽再次远离他。不用说,她这样做让她感觉到其实也是在折磨自己。
  
  

相关文章:
产品分类  
雅丽也非常懊悔自己不该如此折磨
感谢淘码心水论坛大家一路温馨陪
你是我儿时神仙般快活的乐园
淘码心水论坛多么沉重多么有份量
过去和往事才有了我们丰富而又精
爸爸妈妈总是以为我会欣然接受他
浪漫色彩的爸爸妈妈过着他们独特
父母双亲在这片土地上辛勤耕耘的
联系我们

贵州六盘水市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热线:135 56868 9132 

财富:1389517 9999

财富热线:8460-1109

联系人:许先生
贵州六盘水市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3-2017
贵州六盘水市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将以优惠的价格,批零兼营的方式,为您提供快捷优质的服务,欢迎新老客户前来洽商
电话:135 11651223 电话: 84601109 联系人:许先生 QQ:1382483822
仓库地址:贵州荣路199号 网址:http://www.icacd.com.cn 淘码心水论坛